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on小說網 > 仙俠 > 斷刀崖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全劇終

斷刀崖 第四百九十五章 全劇終

作者:苦修之人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6-04 19:06:05

再說,隨著秦天傑浪跡天涯、四海為家、領略這大好河山的這段悠閒的日子。

也直到某一日,秦天傑又獨自一人恰巧來到了這雲貴地界。

他秦天傑也突然想到一事,此地又便有當年藥王穀的遺址。

想到此處,他秦天傑閒來無事,便也獨自一人,駕馭著馬匹隻身前往那藥王穀看看。

說起來,他秦天傑原本也是想著,眼看又到了一年之中的鬼節。

他秦天傑、路過當年藥王穀地界,他也隻是想著替自己的長輩秦叔叔、前往那藥王穀祭奠那些被惡賊,屠殺的亡靈。

這不、某一日的清晨,他秦天傑也特意買了些許冥物、

便也一路來到了當年,那藥王穀的遺址。

等他秦天傑走到當年無比輝煌的藥王穀內,首先映入眼前的、也依舊還是那些、被當年那洛陽三大家族摧毀的藥王穀留下來的殘垣斷壁。

再說,雖然此時的藥王穀也早已殘破不堪。

但藥王穀前身那宏大的建築輪廓、也依舊在述說著,他藥王穀在十餘年之前的輝煌。

這不,也當他秦天傑,正在感歎這往事變遷的同時。

他眼角的餘光,也突然發現了在這藥王穀的殘垣斷壁之中,竟然,也有一處一塵不染的青石小道。

在這雜亂無章的殘垣斷壁之中,顯得那麼的清麗脫俗。

話說,這條整潔的小道,也自是讓這一刻來到此地的秦天傑、眼神之中多了些許疑惑。

在這一刻,他秦天傑的內心也無比吃驚的想著。難不成、如今的藥王穀之中也還有著當年的遺孤。

想到此處,他秦天傑也自是一臉的吃驚,再說,他秦天傑眼下也是閒來無事。

他也更是在自己的好奇心之下,如此想到、既然自己來都來了。

那麼,自己便也沿著這條小路,進去瞧瞧便是。

這不,也就見此刻打定主意的秦天傑,便也低著頭牽著自己身後的馬匹,沿著那青石小道,一路向著藥王穀的後山深處而去。

再說,等他秦天傑低著頭行至半路,突然、他的耳邊也傳來一陣清脆悅耳的鈴音。

也正是這一熟悉的鈴聲,也更是讓他秦天傑猛然抬頭、並急切的向著自己的眼前望去。

隻是,這一望,也讓他秦天傑瞬間目光呆滯、瞠目結舌、他也更是渾身顫抖。

是的、隨著他秦天傑的目光,也就見在他的前方,出現了一黃衣女子。

女子美若天仙,女子也更是獨自揹著藥婁、女子的腰間也依舊如同往日一般彆著個小葫蘆藥瓢。

自是,那女子的身後,也更是跟著一頭毛驢。

而那聲清脆悅耳的鈴音,也就是從這毛驢身上發出。

在說,當他秦天傑,也在看到這黃衣女子的第一眼,他的目光也再也無法移開。

這一刻,他秦天傑猶如雷擊一般,身子僵直,他的嘴角也更是楠楠,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此時此刻、他秦天傑的雙目、也更是早已佈滿了淚痕。那憂傷的雙眸,也早已被他自己的淚痕模糊。

這一刻,也隨著他秦天傑眼前的黃衣女子越走越近,他秦天傑也更是無數次想要呐喊。

可此時的秦天傑,卻也猶如、如鯁在喉,他也自是發不出任何的聲響。

說起來,自兩年前一彆,如今他秦天傑再見這個、當年被自己傷透了心的黃衣女子。

秦天傑也早就不知該作何言語,他看著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黃衣女子,這一刻秦天傑除了淚流不止。或許他也再無更好的情緒,能夠應對此間的狀況。

再說此刻,他秦天傑的正前方。

那個正低著頭、左手拿著一本毒經,右手搬著一部本草綱目的黃衣女子。

女子的身後,也依舊跟著一頭毛驢、這一人一獸、也自是慢慢向著他秦天傑而來。

再說,等到那女子、已經走到他秦天傑的身前。

這一刻的女子,自是也發現了自己眼前的男子。

這一刻,也隻見這黃衣女子有些迷茫的抬頭,她的雙目也更是於自己眼前的男子對視。

話說,這一襲黃衣的女子,也自是滿臉的詫異。

或許,是這黃衣女子,也還想不明白,為何如此曲徑通幽處、卻也還會有其他陌生的男子出現。

這不,也隻見這黃衣女子,收好手中的書籍。

並一臉疑惑的,輕聲問道:

“敢問小哥,為何會出現在此地?莫不是迷路了不成?”

這一刻,也更是隨著這黃衣女子的相問,秦天傑也越發難以自己。

此時的他也更是說不出任何話語,這一刻秦天傑他那顫抖著的手,也慢慢抬起,他多想去撫摸、自己眼前的這個黃衣女子。

或許直至這一刻,他秦天傑也隻是想知道,自己眼前的一切是否真實。

這一刻,在他秦天傑眼裡,他看著自己眼前詢問自己的黃衣女子,總覺得這就像是一場夢境。

也就當他秦天傑,包含熱淚,並顫顫巍巍的提起自己的右手之時。

卻也隻見他眼前的黃衣女子,像是會意。

也隻見,那黃衣女子、竟然一把抓住自己眼前男子的脈搏。這一刻,那黃衣女子也更是認真的、聆聽著自己眼前男子的脈搏跳動。

隻是,著黃衣女子聽了半天,她也並未覺察出眼前男子的身體,有何異樣。

這不,聽完脈搏的黃衣女子,也很是驚訝的言道:

“我看小哥,脈象起伏不定,但並非是頑疾所致。而隻是小哥如今內心躁動不安所致,也不像是有頑疾在身。”

“也不知小哥,為何此刻又渾身顫抖而又滿是淚水。”

“難不成小哥的病情並非表麵這般簡單?還有何其他的隱疾藏匿?”

“小哥如果信得過本菇涼,你不妨試著說說自己何處不適。”

“再說,本菇涼看小哥紀念日、你既然來到這藥王穀之中,也必是求醫問藥之徒。”

“剛好小哥你也是氣運極佳之人,能碰到本姑涼,也算是你三生有幸。”

“說說看,你到底又何處不適,為何會無端淚流不止、行為怪異?。”

說道此處,也隻見著黃衣女子言罷,她也更是一臉好奇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再說,這一刻,也就見這黃衣女子眼前的男子、秦天傑他除了哭泣,似乎再也說不出任何言語。

這不,也就在這黃衣女子看著自己眼前的男子無比納悶之時。

也隻見女子身後,不知何時也又慢慢走出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

這不,也隻見這慢慢走來的老者、也更是略帶笑意的,邊走邊打趣的言道:

“我觀這男子,得的定是相思之疾。”

話說,隨著這老者的言語,也隻見這黃衣女子,也更是一臉認真的思索道:

“哦,李叔叔所言,這相思之病又是何種病症?”

“為何梁兒,不曾在任何典籍與藥書之中,看到有所記載?難不成,這又是一種新的頑疾?”

“嗯,嗯,此人脈象正常,卻行為怪異,確實不曾多見。不知李叔叔,可曾治過此病?不知該用何物作為藥引?”

此刻,看著這無比認真的梁兒菇涼,話說,這黃衣女子口中的李叔叔、也在此時撫摸著鬍鬚,一陣大笑之後。

便也轉頭、對著眼前的秦天傑半開著玩笑的言道:

“小哥,自洛陽城藥香居一彆,不曾想今日竟然又在這裡相遇。”

“哎,隻是老夫眼前的這丫頭,自打在洛陽城外失憶之後,她也便像是入了某種魔怔。”

“如今,這丫頭整日抱著藥典,對行醫治病,也越發癡迷。”

“說起來,如今的她、也早已把這世間的疾惡與痛楚忘記,如今的她也更是隻能想起,那些治病救人之術。”

“到時小哥,可不要見外啊!如今的小丫頭,可記不起任何人何事,可也並非針對小哥一人,嗬嗬......!。”

隨著老者言罷,便隻見,他秦天傑也與老者相顧抱拳,二人打過招呼。

卻也就見他秦天傑、又恭敬的彎腰,嘴裡也更是喊了一聲:

“晚輩,見過李前輩”。

話說,此刻的秦天傑,他也早已認出了自己眼前的老者。

畢竟,自己眼前的老者,當年去過洛陽城,他們也在洛陽城的“藥香居”見過一麵。

老者也就是這大明的神醫李時珍、李神醫。

則不,等他秦天傑拜見之後,卻也隻見李神醫言道:

“小哥、無需客氣,隻是不知小哥,今日來此,可是前來祭奠蘇婆婆?鬼醫前輩?”

這一刻,隨著這李神醫此話一出,也自是惹得他秦天傑大吃一驚。

也隻見,他秦天傑也無比錯愕的驚呼道:

“梁婆婆,他老人家?”

隻是,當他秦天傑話還未完,也就聽自己眼前的李前輩如此解釋道:

“嗯,梁老前輩,自華山之戰後,冇過多久,便已然去世。”

“說實在的,她老人家,也是執念太深,自己都一把年紀了,還非得前往那華山之巔替藥王穀討回公道。”

“隻是這一去,等梁前輩回到此地後,她老人家也便大限將至,就連老夫麵對梁前輩的身子骨,也確實是無可奈何。哎!......”

此刻,隨著這李神醫言罷,他秦天傑也自是滿是憂傷。

說起來,當初若不是梁婆婆在那洛陽城收留自己,自己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他秦天傑,又如何不知道感恩。

也隻見,此時的秦天傑,也更是抱拳懇請道:

“小子來到此地,原本隻是祭奠,藥王穀其他前輩。卻也並不知道梁前輩已經隕落,如今還懇請前輩指路,晚輩這就前往祭奠纔好。”

此刻,隨著他秦天傑無比憂傷的詢問,這李神醫也自是客氣的言道:

“好說、好說!小哥跟隨李某腳步即可。”

也隻見這李神醫言罷,這李前輩又轉身,向著藥王穀後山而去。

再說,那黃衣女子也自是牽著毛驢,秦天傑牽著馬匹。

二人也都跟隨在這李前輩身後,隻是三人一邊向前走,也就聽那李前輩突然如此問道:

“不知,如今的小哥,在離開了藥香居之後,可還有其他去處否?”

此刻,隨著這李前輩的問話,卻見秦天傑先是有些發愣,或許是、他不知道這李前輩為何又會突然如此相問。

接著,秦天傑又隻好虛心的回答道:

“前輩有所不知,如今晚輩,獨自一人四海為家。還不曾找到,其他好的去處。”

再說,隨著他秦天傑的回覆,也就見那在前方帶路的李前輩又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轉身對著秦天傑言道:

“嗯,既然如此,小哥又暫時冇了去處,到不如繼續跟隨這藥香居,梁兒菇涼左右可好?”

此刻,麵對自己眼前的李神醫此話一出。

這不、也不等他秦天傑言語,卻見這李神醫又如此繼續言道:

“哎,老夫也老了。終歸有一天,會追隨梁前輩而去,老夫也自是不能長久伴隨梁兒菇涼左右。“

“再說,如今的梁兒菇涼失去某些記憶,她也更是喜歡四處遊曆,到處懸壺救世。”

“梁前輩臨時之前將梁兒菇涼,托付與李某,老朽卻也有些年邁、卻也不在適合遊走於這江湖。”

“哎!......”

“再說了,梁兒卻還這般年輕,她也終歸要有一個歸宿。”

“而我看小哥,當年在藥香居追隨梁兒左右,不知今日可還願意陪著梁兒菇涼左右,護他周全?”

這一刻,也隨著這李神醫此話一出,也再一次讓他秦天傑淚流滿麵、此時秦天傑回想起當初的種種,他一時之間也自是不知該如何回覆。

再說,看著這突然頓足不語,目光之中儘顯複雜之意的秦天傑。

也就這此時,此情此景,卻也隻見那失憶的梁兒菇涼,也很是俏皮的跑到李神醫身邊。

並挽著這李神醫的手臂、小聲的問道:

“李叔叔,為何要留此人在身邊,莫不是此人有何特彆之處?”

“不過說起來,菇涼我看著此人的輪廓、也總覺此人像是似曾相識,難不成菇涼我以前見過?”

這不,隨著梁兒菇涼俏皮的詢問,那李神醫也更是撫著鬍鬚言道:

“哦、嗬嗬......,此人之前與梁兒菇涼也曾經是要好朋友。”

“等那日梁兒想起往事,自然就明白了。再說梁兒,不是要給此人醫治他身上的頑疾嗎?”

“此人的頑疾,如今在這全天下,除了梁兒菇涼,隻怕再也無人能治了。嗬嗬!......”

話說,此刻隨著這李神醫的打趣,卻也隻見這梁兒菇涼莞爾一笑。

這不,也隻見這梁兒菇涼聽到這李前輩如此一說,她也自是有些得意的大方的轉身。

並雙手抱胸,對著那呆若木雞的秦天傑大聲喊道:

“嘿,眼前的小子,見你與本姑涼有緣,你可願跟隨本菇涼左右,你放心你身上的頑疾,本姑涼自是會幫你治好。”

“當然了,這往後你的幫助本姑涼揹著這藥婁,還有替本姑涼跑腿,你可願意?”

話說,這一刻隨著黃衣女子的話語,此刻呆若木雞的秦天傑,他就像是整麼也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切的事實。

但、也隨著這李神醫的催促話語傳到他秦天傑耳裡:

“我說小哥,你還愣著作甚,趕緊跟上咯,我們祭奠蘇前輩之後,便要早些上路了。嗬嗬!......”

這一刻,也隨著那李前輩的催促,此時的秦天傑,也這才從思緒萬千中醒來。

隻不過,這一刻的他也更像是有些,手足無措的應了一聲:

“誒!”

便徑直跟上了李前輩與黃衣女子的腳步,再說,隨著他們三人的背影慢慢遠去。

也隻聽,這幽靜的青石巷道深處,還時不時傳來那黃衣女子,也正在替她剛收的跑腿小子取名的聲音:

“嗯,這小子,本姑涼是叫他段小哥呢,又或者是齊大笨呢?…….”

再說,隨著這梁兒菇涼的話語,慢慢遠去。

或許在這不就的將來,在這大明的江湖之中,也便會留下這麼一位劍術如火純青的少年、與一位神醫了的女子,二人一路懲惡揚善、懸壺救世、浪跡江湖的佳話。........

................ 全書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